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玄幻  »  骑士的血脉 更新~第2部完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骑士的血脉 更新~第2部完
第一章 救援  四周的群山是如此寂静,似乎从来没有人到过这 ,更别说是发生过战斗了。只是天空中看似被惊起、此刻正在不停打转的白鹭,证明这 发生过些什幺。   一阵细雨落下,雨水淋在利奇的身上,虽然有战甲挡着,却也感觉寒冷,这阵突如其来的冬雨并没有沖刷走多少杀气,反倒增添了一丝寒意。   利奇有些紧张地看着四周,这 只有他和军务官兰蒂小姐两个人,一旦敌人发现了他们的蹤影,后果绝对不堪设想。   虽然杀了两个菜鸟,不过他还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能够和真正的骑士相抗衡的地步。   可惜逞英雄的话已经说出去了,利奇的脸皮实在不够厚,所以他做不到食言而肥,现在的他只有硬着头皮上了。   突然,车停了下来,前面是一片峡谷,再往前走就没有路了。   等了片刻,就听到"匡当"一声轻响,一侧的车门向上翻起。   "帮个忙,帮我把东西搬出来。"军务官兰蒂小姐显然并不习惯命令别人,在这个小队 面,她或许是除了队长嘉利之外最重要的成员,但是她的排名却排在最后,只比利奇高一些,除了眼前这样的情况,她几乎不可能指挥小队的其他人。   兰蒂驾驶的是最后一辆车,上面放着的全都是维修必须的零件。她让利奇搬的是几个漆成铁青色的大箱子,这些箱子全都有两米长、一米宽、半米高。   从车后面的工具箱 面取出一根撬棒,军务官兰蒂把那几个箱子一个个撬开,看到 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块块红色的晶体,这些晶体如脸盆大小,厚度和一块砖差不多。   这些全都是能量晶体。   "我们必须把车扔在这 ,这辆车没有办法继续往前走了,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搬运这些东西,其他的零件可以不管,但没有能量晶体,其他人就不可能长时间作战,甚至连逃都逃不了。"军务官一边说着、一边清点数量,她正在计算需要带上多少。   "可是......"利奇不知道应不应该提醒:"我的剩余载重量并不多啊。"   兰蒂一下子直起了腰,她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,第一次发号施令果然有些心慌意乱,居然把这样重要的事给漏掉了。   看了一眼穿着战甲的利奇,军务官的目光落在了利奇身侧那处破损上。   这件战甲唯一的优点就是装甲厚实,那个部位是比较薄弱的地方,如果换成别的战甲,肯定早已经被穿透了。   "我有办法了。"兰蒂猛地一拍手掌:"你的这副战甲百分之七十五的重量都在那些装甲上,很抱歉,我需要卸除几块装甲。"   如果可以的话,利奇很想拒绝,他是防御型的重骑士,要速度没有速度,要爆发力没有爆发力,如果再没了厚重的装甲,等于是任人宰割。   可惜刚才已经把话放了出去,如果现在收回的话简直就不是男人。   转念再一想,反正一旦被发现,只要遇上的是敌人的骑士,以自己的实力有没有装甲都只有任人宰割,那还不如做得漂亮一些,任由兰蒂小姐随意改动。   卸除装甲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,战场上骑士最容易损坏的就是装甲和武器,只用了几分钟,前面和两侧的装甲板就被卸了下来,只留下背后的主防护板。如果连这块也拆了的话,万一有人从背后发起攻击,就太危险了。   能量晶体被一块块地挂到了原本属于装甲板的位置,和钢板比起来,它们要轻一些,不过也没有办法多挂,防御型重骑士动作笨拙迟缓,根本不适合在山区 面行动,所以想要进山就只能减轻装备。   "帮我把这东西拆下来。"兰蒂指了指车顶的一个大圆盘。   这个圆盘直径有一米左右,顶上是一块大铁板,底下密密麻麻蚀刻着複杂的纹路,还镶嵌着种类不同的晶体。   圆盘很重,更麻烦的是很难拿,可是再难也必须带着,想要和其他人联络、想要找到其他人的蹤迹、想要避开正在发生战斗的地方,全都必须依靠这东西。   能够使用这个大圆盘的只有军务官兰蒂小姐一个人,因为它是专门为念者製造的。   每个骑士小队之所以都必须配一个念者,就是因为有很多东西只有念者才能够使用,这个大圆盘就是其中之一。   把圆盘拆下来,利奇试了半天,最后发现只有顶在头上最合适,不过这样一来视线就受到了限制,因为顶着这东西,至少有一只手必须扶着,偏偏他两边的手臂上各带着一面很大的盾牌,不管是用哪只手扶着,另一边就什幺都看不见。   虽然觉得这样很危险,但他却也没有其他办法。这个圆盘非常麻烦,不能磕碰还必须平放,除了顶在头上就只有端在手 ,这样虽然视野开阔了,却也不利于行动。   权衡利弊之下,利奇发现自己并没有其他选择。   一切都已经準备好了,兰蒂顿时犹豫了起来,她必须找一个能坐的位置。   她是一个念者,没有骑士那样的脚劲和体力,想要跟上战甲的脚步根本是不可能的,再说她还要操纵那个大圆盘,绝对不可能离开太远。   战甲只比操纵战甲的人大一圈,高也高得有限,所以利奇的这身战甲个头和军务官差不多高。   看了半天,最合适的方式是脸贴脸抱着坐在怀 ,只不过这个样子实在太暧昧了一些。   军务官兰蒂的脸微微一红,她想起了利奇的那些绯闻:"把我放到肩膀上。"   "太矮了点吧?"利奇一开始还没有想明白兰蒂为什幺这样选择:"再说那也太危险了,万一有人从后面偷袭,首先就会攻击到您,您还是坐在前面吧。"   这是事实,却也让兰蒂小姐的脸变得更加红了,她轻啐了一口:"坐在前面的话,我就更危险了。"   利奇一愣,不过他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兰蒂小姐的意思,他的心不由得怦怦直跳。   挂着一身的能量晶体、头上顶着一个大圆盘,轻装而行的利奇小心翼翼地行走在群山的阴影之中。   为了遮挡能量晶体发出的微光,他的身上盖着遮雨布,为了尽可能不被发现,还砍了很多带叶子的树枝插在身上。  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成了精的树怪。   兰蒂小姐最后还是被他抱着坐在怀 ,因为顶着个圆盘的缘故,肩膀上的空间比原本想像之中的还要低矮狭小,人根本坐不进去。   利奇已经不感觉紧张了,此刻的他正在和心中渐渐升起的欲望抗争。   实在是因为兰蒂小姐现在的姿势太诱人了,她刚才说,坐在前面的话更加危险,果然一点没错。   在营地的时候,他和兰蒂待在一起的时间恐怕比和师傅黛娜小姐在一起的时间还长,毕竟他正式的身分是小队的杂务工,归兰蒂小姐管辖。   可是他从来没有特别注意兰蒂小姐。   兰蒂小姐在营地的时候整天都戴着一副眼镜,这副眼镜让她多了一丝知性之美,却也显得有些老气,还容易让人联想起学校 面那位古板的教务主任,那是一个也总是戴着一副眼镜的四十几岁老处女。   但是此刻,拿掉眼镜的兰蒂小姐双手扳住"他"的肩膀、双腿夹住"他"的胯部,看上去的样子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。   军务官兰蒂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利奇的异样,或者她已经发现了却装作毫无所觉,她的头上带着一个金属环,金属环的一头伸出一根纤细的金属线,金属线的另外一头连着上面的圆盘。   她闭着眼睛,双手捂着耳朵,将所有的感知全都集中在精神念力上,透过那个圆盘观察着四周。   突然兰蒂小姐的身体微微一震,她的神情变得异常凝重。   "六点钟方向,七公里左右,有战斗的迹象。"   听到这话,利奇立刻调转了方向。他加快了脚步,不再像刚才那样小心潜行,原本搂住兰蒂小姐的那只手也放了下来挡住身体一侧。   他并不担心军务官会摔下来,因为兰蒂小姐抓得很牢,再说还有皮带绑着呢。   脚下是一连串的搓步,利奇已经习惯了这种步法,只要地形不太陡峭,障碍物也不太多,他都会用这种步法赶路。   这种步法算不上快,但是非常稳,疾步快走的时候上身几乎不动,更妙的是腾挪移转的时候非常轻鬆,只要脚下稍微用点力气就可以迅速改变方向。   七公里的路程如果是在平地上,最多一刻钟就到了,但是这 是山区,虽然山并不算高、山势也不算陡,但是起起伏伏、沟沟坎坎,远比平地难走得多。   利奇到那 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。   这 果然刚刚发生过激战,地上到处都是激战的痕迹,那些被砍倒的树还往外渗出汁液。   军务官兰蒂感知着四周,无形的精神念力如同一把梳子,将四周细细地梳了一遍。   很多用肉眼看不到的东西,在精神念力下显现了出来。   空气中还残留着大量逸散出来的能量,从这些逸散的能量,甚至可以回溯出骑士战斗的场面。   让军务官兰蒂感到头痛的是,逸散的能量在这 一分为二,一路朝着左侧一块比较开阔的地方而去,另外一路则进入了更深的山 。   "我们的人好像分两路撤退了。"利奇小声问道,虽然他不懂什幺精神念力,但是他有眼睛。   战甲最轻也有六、七百公斤,用于正面战斗的战甲更是重达一吨多,踩过的地方肯定会留下很深的脚印,更别说小队的其他成员明显是一边打斗一边撤退,留下的痕迹更加明显。   稍微思索了片刻,军务官兰蒂一指进入深山的那条路。   因为她们小队的成员全都是女人,所使用的也大多是轻型或者中型的战甲,因此在开阔地带很容易撤退。   另外一路就比较危险了,在山区之中行走的消耗量很大。不过这也是机会,因为消耗量是相对的,自己这边的消耗量大,敌人的消耗量也大,而且崎岖的山路让两边的人都很难得到补给,这时候,哪一边能够得到补给,哪一边就佔据优势。   "小心一些,我们绕路走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别被敌人的侦查骑士发现。"军务官兰蒂轻声说道。   夜渐渐深了,刺骨的寒风让利奇不由得发出阵阵颤抖,他同样也注意到外面的兰蒂小姐抖得比他更厉害,她紧紧地蜷缩着,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自己尽可能地少散失一些体温。   "要不要坐进来?"利奇犹豫着问道。刚说完这番话,他的心立刻加快了跳动的速度,这种邀请可能会让兰蒂小姐联想起另外一些事。   果然他看到兰蒂小姐身体震动了一下,本来就蜷缩成一团的她现在缩得更紧了。   利奇郁闷地坐在战甲 面,他不知道自己和军务官能不能熬过这个夜晚?更不知道,明天是否能够赶上其他人?如果不能的话,又要熬几个夜晚?   唯一让他心安的是夜晚比较安全,用不着担心后背会挨上致命的一击,也用不着担心有敌人会悄悄摸上来。   因为不管是追的人还是逃的人,到了夜晚都会停下来,没有阳光就看不清路,而用灯光的话,目标又太过明显了,等于是在找死。再加上夜晚的宁静让轻微的一点响动,都很容易被察觉,暴露自身就意味着成为靶子。所以没有谁会在地形複杂的环境中进行夜战。   就在他感觉郁闷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兰蒂小姐正在解开那些系住她的带子。   等到兰蒂小姐从面前的空隙处钻进来的时候,利奇感觉到喉咙有些发干,肚子 面更是有一股火窜来窜去,这股火最后窜到了他的阴茎上面,他的阴茎一下子变得又硬又直。   战甲 面的空间异常狭窄,这东西原本就是单人使用的,只有座位的位置稍微空一些,所以兰蒂能够进来的只有下半身,她的上半身仍旧在外面。   她的腿只能撑开并且蜷曲着,脚踝顶着臀部,那两腿相间的地方恰好碰到利奇突起的阴茎。   凭藉着敏锐的感觉,兰蒂小姐立刻明白了那是什幺,甚至她还能够感觉得出那东西的大小和硬度。   她下意识地缩了一下,但是随即想到自己进来就是打算做那件事。   等一会儿那根又粗又长的坏东西,不但会顶在她的两腿相间之处,还会深深地刺入进去,夺走她珍藏了多年最宝贵的东西,一直插进她身体的最深处,所以现在有什幺必要退缩?   "你能够冒险跟我来,让我非常意外,同样也让我非常感动,我不敢说能不能活着回去,所以只能把这当作是给你的奖励。"说完这话,兰蒂小姐就狠下心来解开了皮带,她双手搭住裤沿往下一拉。   突然她的脸一红,刚才钻进来的时候没有多想,现在她才发现,腿这样撑开着,裤子根本脱不下来。   再想退出去,似乎没有那幺容易,两腿蜷曲着,根本就使不出力。   利奇也是一阵手忙脚乱,也不知道是他用力太猛,还是因为制服原本就不结实,只听到"嗤拉"一声轻响,居然撕破了一条口子。   看着破口处那白皙如同凝脂一般的肌肤,利奇突然想起了他和莉娜小姐的第一堂剑术课。   那也是他和莉娜小姐第一次做爱,莉娜根本没有脱裤子,而是直接拉开了裤裆就和他大战了起来。   利奇食指大动,他用手扯住兰蒂小姐的裆部轻轻一撕,裆部的线头顿时脱开。    面是一条天蓝色的内裤,质地是羊毛的,紧紧地包裹住那微微凸起的方寸之间,内裤的边缘露出一些褐色的毛。   当利奇撕开裤子的那一瞬间,兰蒂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直,她的脸上除了难以言喻的羞意之外还带着一丝怒气。   太过分了。   虽然她已经决定和小家伙做爱,但是她并不打算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。但是现在,只要一看到她裤裆上的裂缝,白癡都知道她和他做过些什幺。   兰蒂正要着恼,突然她浑身一阵哆嗦。   她两腿之间的方寸之地从来没有被别人碰过,连她自己都很少摸,但是现在却被一只冰冷的手肆无忌惮地揉搓着。   那种感觉用言语根本没有办法表达,说不出的酥痒、说不出的舒畅、又有说不出的难受,心 空蕩蕩的,整个人似乎悬在半空中。   事到临头,她的心 涌起了一阵恐惧感,兰蒂挣扎着想要出来。   "放开我,求求你放开我。"兰蒂轻声说道,突然她咬紧了嘴唇,鼻子 面发出了一阵迷人的哼声。   此刻的利奇正抖动着手腕,拇指扣住阴核震颤着。这是他所修练功法 面的一招,就连莉娜那个榨汁女也受不了这招的刺激。   以往莉娜和他做爱的时候,一直都禁止他随意使用这招,只有在她即将达到高潮的时候才允许他用这招,把她推到更高的巅峰。   连莉娜都承受不住的禁招,对兰蒂小姐这样从来没有经历过男女欢爱的处女来说,效果就更明显了。   此刻的她似哭非哭,右手一半塞在嘴 ,兰蒂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自己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。   "嗯......嗯......嗯......"她那美妙的鼻音拉得很长,听上去似乎她正在承受难以想像的痛苦。   突然一阵强烈的尿意,冲击着兰蒂的脑门。   她不想让自己出丑,更不想让自己在利奇这个小家伙面前出丑,所以咬牙强忍着。   但是那一阵阵强烈的尿意,伴随着令人难以忍受的酥痒,从她的两腿之间开始,沿着她尾椎骨的末梢,一直传到她的腰际,再顺着脊髓一路往上。   "嗯......啊......"兰蒂终于忍受不住了,她只感觉到一股热流从身体之中沖了出来,两腿之间的那块地方,一下子就湿透了。   兰蒂顿时双手捂住自己的脸"呜呜"哭了起来,她感到自己太丢脸了,她以为自己忍不住尿裤子了。   就在这个时候,她感觉一只手拨开了她的内裤,紧接着一个圆溜溜的东西顶住了她的小穴。   她当然知道那是什幺,也知道刚才只是预演,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做爱。   原本心中的那一丝羞涩,此刻已经蕩然无存;那一丝恐惧也没有了,只剩下一点紧张的感觉。   "轻一点,给我留下一个美好一些的记忆。"兰蒂小姐低声说道。她的声音听上去是那样哀怨、那样柔弱无肋。   利奇微微挺了一下腰,兰蒂小姐的下面早已经泥泞一片,花径之中全都是湿漉漉滑腻腻的浆液。   龟头很顺利地就塞进了一半,利奇清楚地感觉到前面顶着一样东西,那应该是一层薄薄的肉膜。   这已经不是他遇到过的第一个处女了,那三姐妹同样也是未经人事的处女,不过利奇的感觉却完全不同。   或是是因为当初和三姐妹做爱的时候,有人在一旁看着;或许是因为三姐妹被捆绑的样子,激起了他心中的暴虐,所以他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念头。   但是面对兰蒂小姐却不同。   不知道为什幺,利奇只感觉到自己必须对兰蒂小姐好一些。或许是因为兰蒂小姐是唯一一个和他做爱的正经女人。   在这之前,他遇到的不是罗莎那样恶作剧的家伙,就是莉娜那样的榨汁女,连那三姐妹也不是很正常。   轻轻一送,利奇将龟头顶入了兰蒂小姐的阴道,他清清楚楚听到兰蒂小姐轻哼了一声。   轻抽慢插,利奇动得很慢,他从来没有这样温柔过,一边轻缓地抽插,一边拨弄着兰蒂小姐的阴毛,这些褐色的阴毛显得有些稀疏,微微带着点捲曲。   他的动作已经很轻柔了,可是这对从来没有尝过男人滋味的兰蒂来说,已经很难承受了。   刚才她隔着裤子被利奇阴茎顶到的时候,虽然已经知道那根东西很长很粗,但是真的进入体内之后她才知道,原来利奇的阴茎是这样粗、这样长,塞得她的阴道 面满满的。   还只是第一下,兰蒂就有撑不住的感觉。   这其实也正常,念者虽然拥有超凡的精神力量,但是她们的身体却和常人没有什幺两样。   随着阴道渐渐被疏通,原本紧窄的小径渐渐被撑得越来越宽,利奇抽插的动作渐渐变得快了起来。   兰蒂也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生涩,她也开始随着利奇在动,利奇插进去的时候,她会迎着利奇的动作提臀凑上去,利奇拔出来的时候,她也会缩回一点,战甲 面的空间不大,利奇原本不可能做太大幅度的抽插,现在有了兰蒂小姐的配合,虽然动作仍旧不大,但是抽插的距离却大得多了。   和莉娜小姐疯的时间久了,利奇做爱也喜欢连根拔出然后一插到底,硕大的龟头那冠状边缘在兰蒂小姐弹性十足的阴道 滑动,两边的壁肉轻轻刷着,感觉越来越美妙,顶到尽头的时候,还可以感觉到深处硬硬的又有点滑。   因为兰蒂小姐的大半个身体都在外面,所以亲嘴、摸乳这类助兴的事都不能做,又因为是直接撕开裤裆,所以兰蒂小姐的下半身也只露出一条缝隙,只能将两只手插进去,揉捏一下两片臀肉,很多技巧都用不出来。   兰蒂小姐的臀部小巧却丰满,臀肉很厚,非常柔软,摸上去滑溜溜的,那种细腻绵软的感觉,绝对是利奇身边的女人 面最舒服的一个。   用力托住那美妙的屁股,利奇开始加快节奏。   此刻的兰蒂早已经意乱神迷,她一把将头上的船型军帽摘了下来,塞进嘴 ,不过就算这样,仍旧能够隐约听到,她的嘴 含含糊糊的发出"嗯......"、"啊......""轻点......"、"好......哦......"、"来呀......"这一类的声音。   突然,她浑身一个激灵,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战甲的肩部,随着一阵颤抖,她的体内剧烈收缩了起来,原本是速度不快的深插缓抽,现在变成了速度越来越快的冲击,她的阴道一阵阵地抽搐着。   利奇早已经发现兰蒂小姐快要达到高潮了,阴道深处那原来发硬的地方正在迅速软化,如同一张小嘴一般,轻轻嘬着他的龟头,不但嘬还在吸,吸得很紧。   兰蒂的高潮时间并不是很长,也不像莉娜那样惊心动魄,只是在一阵激烈的颤动,和短时间的身体僵直之后,又是一股热浪沖了出来。   两个人仍旧坐着,利奇的阴茎仍旧昂然,深深刺入兰蒂小姐的体内。但是兰蒂小姐却已经软了,她的阴道不由自主地收缩着,也不受控制地跳动着,她的身体无力地瘫软着,要不是有几根皮索拉系着,肯定会掉下去。   利奇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高潮过后的余韵。   和莉娜小姐在一起的时候,莉娜小姐从来不会累成这样,和罗莎小姐在一起一旦过了高潮,不是重整旗鼓再战、就是做爱结束。   突然间利奇感觉到这样也不错,唯一的麻烦是他和兰蒂小姐的裤子都湿漉漉的,刚才还不觉得,现在被寒风一吹,只觉得凉飕飕的。 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利奇感觉到兰蒂小姐的身体越来越沉,她显然是太累,所以睡着了。迷迷糊糊之中有的时候,她的屁股还会动两下。   此刻的利奇心 异常平静,也感觉异常的满足。他重新将手插回战甲的臂管之中,小心翼翼地把那个大圆盘从头顶上取下来。利奇暗骂自己太愚蠢,直到现在才想起这幺做。   没了那个大圆盘,两只手顿时解放,利奇将双臂合拢,让兰蒂小姐能够躺在战甲合拢的双臂上。   虽然没有躺在床上那幺舒服,却比被几根皮索牵着半吊着,要好得多了。   手臂合拢在一起,手臂上的两面盾牌也合拢在了一起,足够挡住寒风的直接吹袭。   现在看来熬过这个晚上是没有什幺问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