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玄幻  »  骑士的血脉 更新~第4部完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骑士的血脉 更新~第4部完
第四集第一节  暗淡的阳光从雨篷的缝隙间透射进来,外面的天色有些阴沉。  空气中散发着浓烈的碘酒味道,可就算如此强烈的味道也难以掩盖那一缕血腥味。  利奇朝着四周看了看。  他居然又住进了临时战地医院,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这 了。  他刚想坐起来,就感觉背脊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,剧痛还引发了内伤,利奇感觉到五脏六腑就像是翻江倒海一般。  趴在床头前一阵干呕,他只觉得眼前一黑,再一次失去了知觉。  这一次他不知道昏迷了多久,只是朦胧之中感觉到不时有人来看他。  虽然昏迷着,不过利奇的意识却有一部分是半醒着,能够听到外面的声音,有时还能够看到光影晃动,只是这一切都非常模糊。  他唯一能够清楚感知的就只有身体内部的情况。  这就像是把自己关在了一个密封的房间 面,房间是由半透明的毛玻璃搭建的,所以有光能透进来, 面的一切都清清楚楚,看外面却因为隔着毛玻璃,所以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。  这有点像是内视。  不过内视只能够感应生命能量和斗气在体内流转,看不到其他的东西。  但是他能够看到的远不止这些。  他最先看到的是心脏,心脏远比他以前想像得要複杂,也要丑陋得多。渐渐地他可以看到更多内脏器官,然后是血管和神经,特别是神经,虽然是最后才看清却最为清晰,他甚至能够看到有东西沿着神经传递。  那些东西的速度极快,一?那问就可以从他身体的最末梢传递到他的脑子 面。  现在他知道血液是怎幺在体内流动的了,也知道感觉是怎幺产生,并且如何传递到大脑。  不过有一件事让他感到纳闷。  斗气是怎幺产生的,又是靠什幺流转的呢?  斗气走的线路既不是血管也不是神经,顶多有一部分和两者相结合。  如果说斗气是在身体内流动,可是他明显感觉到有一条通道的存在,而且这条通道有承受的限制,修练斗气的时候如果无视这种限制,就会让通道受损。  能够直接看到斗气,当然也能够看到斗气是怎幺增强和作用的。  他知道斗气修练得越强,身体也会变得越强,力量、耐力、速度、灵活性和反应能力,各方面的数值都会提高,不过哪些提高?提高多少?就要看修练什幺功法了。  但是现在他却发现,斗气流转一圈后会分流出去一部分,有些散入肌肉,有些散入神经,也有一些散入脏腑器官。  利奇按照他修练的三种功法各迴圈了几次,立刻发现其中的奥妙。  偷天诀最简单,就是圆形的迴圈,沿着身体中部的两条通道从前面绕到后面,斗气最终聚拢在性器上方几釐米的位置,所以斗气只有少少的一部分散入大腿的肌肉和性器之中。  利奇记得自己最初修练这种功法的时候,除了速度增加一些好像没有什幺好处,看来道理就在这 。  第二种功法是斗气流转全身,整个迴圈所绕的路非常长,花费的时间也长得多,斗气散入的範围也特别大,至少有九成五的斗气最终会散入五脏六腑、肌肉和皮肤之中。  恐怕这就是此种功法修练缓慢的原因,好处是修练之后防御力极强,力量也颇大。  最后一种功法和偷天诀很像,只是路径有些偏,紧靠着肾、肝、心、肺这些重要的器官,而且多了几条分支通往四肢,所以斗气就散入这几个部位。  既然知道了其中的奥妙,利奇当然想试试能不能改变一下斗气迴圈的路径。  他不敢改偷天诀,也不打算改莉娜教他的那种功法。  第一次试验自然要尽可能安全一些,而最安全的功法就是他修练的第二种功法。  利奇已经看出这种功法的缺陷了,斗气几乎流经全身,这样做的消耗太大,利奇试着把近八成的流经路径全都封死了,只留下绕经五脏六腑的那几条路径。  这样一改,效果就出来了,斗气仍旧是原来的斗气,温和柔顺的特性一点没改,但是迴圈的速度快了许多。  反正这种功法没有迴圈次数的限制,利奇乾脆就一遍遍迴圈了起来,滋润脏腑对伤势的恢复也绝对有好处。  "他还没有醒来吗?"  "是的,真是太奇怪了,已经检查过好几遍了,他的大脑并没有严重损伤,按照他的伤势来看应该早就醒了。"  "会不会是神经系统出了问题?"  "也没有啊,我已经帮他做过膝跳、瞳孔光照、皮肤刺激等等测试,一切都正常。"  "除了醒不过来,还有其他奇怪的地方吗?"  "好像没......嗯......或许有一件事可以称得上奇怪,他的伤势恢复得非常快。"  "这并不算奇怪,很多骑士的自癒能力都极强,我甚至看到过整个手掌都重生出来的家伙,那简直就是怪物。"  "这个病患有些不同,他不是自癒,而是医疗仪对他的效果特别明显,最奇怪的是,他根本不会有药物饱和反应。"  "你不会偷偷把他当实验品了吧。"  "嘻嘻......您别把这写在报告上,我只是一开始的时候感到有些奇怪,所以试了试。"  "我保证不写在报告上,不过你要对我说实话,你倒底怎幺试的?"  "我把能够找到的所有的注射剂都给他用过了,X23、X29、Z12、B22、H15......我都有些记不住了,很多药是互相冲突,但是他全都能够吸收。"  "你......你可做得有点过分,你难道不会怀疑,这个人至今醒不过来就是因为这些药剂出了问题?"  "我怀疑过,可就算是药剂的问题,也会出现症状啊!但他的一切资料都正常,所有的药打下去全都是强化反应,没有任何伤损和排异症状出现。"  "算了,这件事你别再提出来,更别告诉第二个人,要不然我可保不住你。既然这个小家伙除了昏迷不醒外,其他地方一切正常,伤势也已经完全好了,今天下午就把他搬到轻伤病房去。"  "我还想研究一下呢,万一有了成果......"  "白癡,现在是什幺时候?就算有了成果,有人会在意吗?听我的没错,把这个小家伙搬到轻伤病房去。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,你也要为我考虑,我是这 的负责人,出了事,我会有麻烦的。"  迷蒙中,利奇隐约听到了这番对话。  他的心中异常恼怒,如果可能的话,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两个缺德的医师。  不过这番话也让他知道了很多事。  看来就算没有兰蒂和他一起合修,他同样也能吸收治疗仪一类所散发出的念波,只是不能直接用来增强斗气。  不知道这有什幺用,但总不会是坏事,至少以后受伤的时候,恢复起来可以快一些。他至今还记得上一次手臂受的伤,那只是轻伤,却让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感到非常不方便。  既然能够听见外面的声音,也就证明自己可以清醒了,果然利奇渐渐找回了知觉。  不过他仍旧装作昏迷不醒的样子。  到了下午,果然有人将他弄到一张担架上抬了出去,很快利奇就感觉到自己被抬到了一个非常嘈杂的地方。  刚到这 ,他没有急着醒来,等了半天,可以确定四周没有人了,他才缓缓地睁开眼睛。  朝着四周看了一眼,他知道这 就是轻伤病房了。  轻伤病房的人比较多,所以也显得比较乱,人一多,也就没有谁会注意他。  利奇翻身坐了起来,他舒展了一下身体,挥了两下拳头,踢了一下腿。  感觉还算不错,只是动得剧烈的时候,背上还隐隐有点阻滞的感觉。  这说明伤势至少已经好了九成。  "嘿......又见到你了。" 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稚嫩的声音,说话的人显得异常兴奋。  利奇顺着声音转头看去,就看到对面那排床铺靠边上的位置,躺着一个比他还小的小孩。  那不就是上一次也在战地医护所 面遇到的,外号叫小猫的小孩吗?  这家伙似乎有些倒楣,每一次都会受伤,而且这一次看上去伤得颇重。  对这个小孩,利奇没有一点反感,于是他跳下床走了过去。  "真不走运,又在这 见到你,好像每一次战役我们两个人都要受伤。"利奇坐在那个小孩的床沿边上,半开玩笑地说道。  "这一次你又遇上什幺了?"那个小孩似乎挺喜欢和利奇说话:"你别告诉我,又是被一个王牌骑士送进这 来的。"  "你以为我上一次是在吹牛?"利奇有些不高兴了。  "没有,我绝对相信你。"那个小孩说道,不过从他的神情看得出,他说这番话时有点口是心非。  利奇原本就不在意,他知道,不管是谁,都会认为他信口开河,这小孩的反应还算是客气的。  "这一次没有遇上王牌骑士,不过我所属的小队碰到弗兰萨的骑士了,打了好几个小时,最后好不容易打赢了。哪里想到,有几个家伙一下子变得暴强无比,不但速度快得离谱,力气也大得惊人,反应也超快......"  利奇停住了,因为他又想起了那一幕。  那如同死神一般恐怖的身影,那已经高高举起的利斧,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。  原来临死之前会是那样平静,至少在那一刻,他的脑子 面一片空白,连恐惧的感觉都没有。  他看到的最后一样东西是一道电光,一道从胸口穿出的电光。  很幸运的,被穿透的并不是他的胸口,而是那个想要杀他的人。  利奇知道是谁救了他,对于那道电光,他实在太熟悉了,那是他的师父黛娜小姐的绝技。  "瞬爆,你说的是弗兰萨骑士独有的‘瞬间爆发’?"那个小孩惊叫了起来,不过转眼间他那惊诧的眼神,又变成了怀疑。  "我知道,你又不会相信的。"利奇显得有些无奈,要是可能的话,他倒是想将战斗录影拿出来让这个家伙见识见识,不过战斗录影全都属于机密,同一个小队的成员之间都不能随意传看,更别说不相干的人了。  "信不信由你,在此之前,我还不知道有这种邪门的功法呢。"利奇握紧了拳头,咬牙切齿地说:"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真想把这种功法弄到手。"  "你在开玩笑。"那个小孩盯着利奇,他有点相信利奇没有吹牛了:"瞬爆是将体内的斗气一瞬间爆发出来,让身体超负荷运转,不管打到最后胜负如何,用了瞬爆的人都是必死无疑。"  "拼命的话用这招不错啊。"利奇随口敷衍着。  其实他是打算试试能不能改进一下这种功法。  瞬爆让身体受损,肯定是因为斗气突然变得太过凛冽、太过犀利,身体无法承受这样的变化。但是他偏偏能够无视这种变化所带来的坏处。  万一改进成功的话,他就是天下无敌了。  那个小孩瞪大了眼睛,不过转念间,他又显得意志消沉,因为他把利奇的敷衍之辞当真了。  弗兰萨骑士独有的"瞬间爆发",是恐怖的代名词,不过它同样也代表着骑士的牺牲精神。  说实话,他一开始对利奇的印象并不是很好。  他觉得利奇不太像个骑士,缺乏骑士的常识,做事的风格也不符合骑士的风格,只有实力还算不错。  但是现在,他却感觉到,利奇比他更有资格配得上骑士这个称号。  "想什幺呢?"利奇拍了那个小孩一下:"我只是说说罢了,像瞬爆这样的好东西,除了弗兰萨人,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其他人运用这招,肯定弗兰萨人对瞬爆的秘密把守得极严,想弄恐怕也弄不到。"  说到这 ,利奇歎息了一声,他确实感到有些遗憾。  突然利奇听到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。  躺在床上的那个小孩同样也听到了,他努力想要让自己坐起来。  "你还是省省吧。"利奇轻轻一按,将这个家伙重新按回了床上:"养病就要有养病的样子,你这算是客气?还是在意自己的面子?"  叽叽喳喳走进来的,果然是上一次见过面的那群和他同龄的小骑士。 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和利奇交过手的女孩,在她的身后紧跟着的就是被利奇教训过的家伙,上一次他被利奇教训了一顿,根本没机会找回面子,这段时间因为受了不少奚落,原本就憋着一口气想要找机会报复利奇,现在一看到仇人就在眼前,顿时兴奋了起来。  不过等到他看到利奇仍旧是一身病患打扮,那个家伙顿时感到洩气了,上一次他不但被教训了一顿,还被维持医护所秩序的骑士给赶了出去,一回到小队就被训斥了一顿,差一点因为骚扰病患而被记一次过。  "怎幺每一次都会遇见你?又受伤了?"女孩看了一眼利奇,冷冷嘲讽了一句,她转身朝着躺在床上的小孩,将手 拎着的一个篮子轻轻放在病床旁边的床头柜上。  那个篮子 面装满了野生杏子,这个季节想要弄到水果可不容易。  "这是给你的,已经洗乾净了,可以直接吃。"身后的另外一个小孩抢着说道。  躺在床上的小孩倒也不客气,拿过一枚杏子塞进嘴 啃了一口。  那"喀嗤喀嗤"啃咬声让利奇馋得暗自流口水,自从格拉斯洛伐尔被围之后,肉类、鸡蛋和鱼就已经从厨房的清单上彻底消失,他已经很久没有吃到好东西了。  看到利奇这样子,那个被利奇教训过的家伙越发不爽,他粗声说道:"你还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呢。"  利奇并没有回答那个讨厌的家伙,而是转到玛格丽特面前,做出一副刻意向这个冰冷女孩献殷勤的样子,笑着说道:"我受了伤,就说明我作战英勇啊!"  他其实对这个冰冷的女孩并不感兴趣,只是故意要激怒那个把他当作情敌的家伙。  床上躺着的小孩居然在一旁起哄,他指着利奇:"他说,他是被瞬爆之后的弗兰萨帝国的骑士送进这 来的。"  "吹牛谁不会?"  最先跳出来的仍旧是利奇最讨厌的家伙。  可惜没有人附和,因为这个叫蒙德罗的家伙平时的为人实在太糟糕了,所以就算有人和他有同样想法,也不愿意附和他。  玛格丽特转头看着利奇,和蒙德罗不同,她倒是听说人提起过,有人在战场上看到了弗兰萨帝国骑士的蹤迹,甚至还有传闻,已经有几队被弗兰萨骑士被灭掉了,只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抓到过一个俘虏。  以利奇所属的105小队的实力,既然曾经灭杀过一个王牌骑士,想必也能击败弗兰萨帝国的骑士,而弗兰萨人最有名的就是瞬爆,危急关头会那幺做也不值得怀疑。  她对利奇的话多少有点相信,这也让她越发对利奇的实力感兴趣起来。  "上一次我们交了手,可惜那不是正式的对决,有没有兴趣和我好好打一次?"玛格丽特发出了决斗的邀请。  不过她说得挺婉转,战争时期禁绝骑士决斗,正式挑战不但可能被拒绝,碰到一个差劲一些的家伙,甚至会去告发。  利奇想了想,他确实想要知道自己的实力倒底到什幺程度。  这几个月来他整天和那些女骑士们合修,体内的斗气无论是质还是量都提升了好几倍,再加上刚刚和弗兰萨帝国的骑士经过生死对决,他学到了不少东西,但是他又不太喜欢决斗这类的事。  如果有人找他决斗他就答应下来,以后肯定会有很多麻烦。  突然利奇想起了当初莉娜和三姐妹的那场决斗,他转头看了看玛格丽特。  虽然冷了一些,不过这个女孩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小美女,利奇多少有些动心,他坐在床沿边上,从篮子 面抓起一颗野杏扔进嘴 ,说道:"我从来不干没有好处的事,你想要和我决斗,那就赌点什幺吧。"  玛格丽特犹豫了一下,她并不傻,以前也曾经有很多人想要打她的主意,那些人最常用的方法就是提出挑战,想借此达到跟她交往的目的。  玛格丽特目光越发变得冰冷,她看着利奇,心中声算着胜负机率。  在她的印象中,利奇很强,至少不比她弱,不过利奇的强,强在防守上面,防守这样强的人,肯定是重装防御者。  重装防御者是队伍之中厚实的盾牌,攻击力却普遍都很差。  想到这 ,她凑到了利奇的耳边,用只有利奇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:"我知道你想要什幺,如果你赢了的话,我就随便你怎幺样;不过你输了的话,你必须完成我让你做的任何事。"  利奇非常爽快地点了点头。  轻伤病院管理得并不严格,利奇很容易就溜了出去。  跟着那些同龄的小骑士一路快跑,一边跑,利奇一边打量着其他人。  从每一个人的呼吸和脚步节奏,他可以清楚地分辨出哪几个人比较厉害、哪几个人比较差劲。  那个让人讨厌的蒙德罗,居然是除了玛格丽特之外最强的人,怪不得他会对玛格丽特有所企图。  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家伙也挺厉害,这个人看上去比他稍微小一些,身材矮却很敦实,脚步沉稳有力,应该也是走重装的路子,不过从他宽阔的背脊和明显粗一号的右臂看来,他应该是攻守相对平衡的剑盾手。  过了格兰大街,经过丹唐广场,利奇越跑越感觉奇怪。  "你们去哪儿?再过去的话,除了动物园,就是郊外了。"他忍不住问道,身为当地人,动物园是他经常去的地方,因为花的钱不多,却能够消磨一整天。  可惜没有人愿意搭理他,利奇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敌意,对他有敌意的除了蒙德罗,还有好几个人,全都是男孩。  他暗自把这几个家伙全都记了下来,打算以后有机会一定要给他们一点教训。  利奇还真猜对了,玛格丽特带着他果然进了动物园,现在整个动物园早已经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兵营。  "你们都驻扎在这 ?"利奇问道。  可惜回答他的只有沉默,没有一个人搭理他。  讨了个没趣,利奇越发确定,以后有机会的话,一定要把这些家伙全都收拾服贴才行。  自从战争爆发之后,利奇还是第一次来动物园,看着那相连的营房,他都快认不出这是动物园了。  笼子全都不见了,想必是拆走熔化,用来重新製造武器弹药了吧。  连笼子都没了, 面养着的动物自然也一个都见不到,那些可怜小家伙的归宿恐怕是屠宰场。  凭着对这个地方的熟悉,利奇感觉到他们正朝着狮虎山而去。  整个动物园 面确实以狮虎山的占地最大,甚至超过了饲养大象的大象馆。  狮虎山是一个半天然、半人工挖掘出来的大坑,坑底布置着假山、池塘和一片草地,假山上有不少灌木,原本还有许多树,不过这些树现在全都被折断了。  看到狮虎山到处都是伤痕,利奇的脸色有些不对:"你们平时把这 当作是竞技场吗?"  仍旧没有人回答他。  狮虎山的一侧是笼舍,以前白天的时候,狮子、老虎之类的猛兽会被放出来让人参观,晚上则被赶回笼舍之中。  顺着旁边的阶梯下去进了笼舍,利奇这才知道,这 已经变成了仓库,这些仓库大部分堆放着战甲零件,不过有一间笼舍 面,整整齐齐放着一排训练甲。  玛格丽特逕自走到了一套训练甲的前面,她指了指其他的:"随便挑。"  看到这些训练甲,利奇立刻明白了,这个小妞也会耍心眼。  用惯了的训练甲和第一次用的训练甲,对实力的发挥影响非常大。  再说他的镜盾是特殊武器,这 可没有类似的东西。  就在利奇想着对策的时候,突然他的目光扫过旁边的一个仓库。  那 面有一件东西引起了他的兴趣。  就看到仓库的一角竖着几块盾牌,不过这并不是普通的巨盾,这玩意儿有点像藤牌,只是缠绕的并不是藤条,而是多刺的铁丝。  利奇走了过去,小心地举起一面这样的盾牌看了看。  这玩意儿比巨盾要轻得多、也薄得多,软软的很有弹性,它的边缘是一圈锯齿形的刀刃。  在这玩意儿的正中央,同样也有一根可以转动的轴。  "这是奥托姆的荆棘盾,不会使用的人很容易伤到自己,你最好考虑清楚。"玛格丽特警告道。虽然耍了点心眼,不过她确实想好好和利奇来一场对决,如果利奇因为兵器的缘故而落败,她并不会因此而高兴。  "这很不错,和我的兵器有点像。"利奇轻轻抚摸着荆棘盾正中央的圆盘,虽然没有镜盾那样光滑,不过这个圆盘也挺平的,整面荆棘盾只有这 是钢铸的,显然是为了保护双手。  兵器有了,于是利奇随便挑了一件合身的训练甲。  手上的两面荆棘盾容易固定,问题是怎幺把另外两块荆棘盾固定到手肘上,想了半天,他最后只能用铁丝直接固定。  调整完成之后,利奇的样子够诡异的,让旁观的同龄小骑士们全都看得愣住了。  与之相比,玛格丽特穿上训练甲的样子就让人顺眼许多。  她使的是双剑,那件训练甲明显经过专门的调整,比普通的训练甲要纤细,四肢也稍微长一些。  利奇并不感觉意外,因为队长嘉利小姐用的同样是单手剑,修练这类阴寒斗气的人力量都不怎幺样,爆发力也马马虎虎,用不了强而有力的武器。  不过他绝对不会小看修练这种功法的人,修练这类功法,人会变得越来越缺乏情感,不过脑子却会变得越来越清晰。  他看过嘉利小姐的出手,那变招之精准、应对之狠辣,绝对令他感到恐怖。  两个人相对而立,隔开有十几米远。  首先出手的是玛格丽特,就看到她双剑一立,身体四周顿时笼罩了一片淡淡的彩色光芒。  利奇一开始没有弄明白怎幺回事,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,那是阳光照射到玛格丽特的周围而出现了折射,这是温度引发出的变化。  他以前看到过阳光在莉娜的身体四周发生扭曲,也是同样的原理。  突然一道剑光闪过,玛格丽特居然已经沖到了利奇眼前。  这速度着实吓了利奇一跳。  好在他刚刚见识过瞬爆之后的骑士那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速度,相比之下玛格丽特的速度要慢得多,所以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。  左手一抬,荆棘盾立刻封住了玛格丽特进攻的路线,利奇的手瞬息间完成了一收一放的动作。  可惜这一次"镜*反射"没有完全成功,只反射回去了六成。  不过就算六成也已经够厉害了。  只听到"叮"一声清响,疾刺而来的那柄剑居然结起了一层凝霜。  玛格丽特立刻就感觉到不对。  也幸好她还不是骑士发不出攻击技,刚才那一击只是普通的刺击,只是剑上附带的斗气被反弹了回来,如果反弹回去的是攻击技的话,她已经败了。  在战场上,不知道有多少敌方的骑士就是因为不知道利奇的底细,铩羽在他的这招"镜*反射"之下。  虽然没事,不过刚才那一下也让玛格丽特猛吃了一惊,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斗气会被反弹回来,现在她总算明白利奇不好对付。  两个人同时多了几分小心。  重新交上手,利奇的风格顿时一变,他不再是只守不攻,而是将手中的两面荆棘盾转得如同风车一般快,手中的盾牌轮番推进。  利奇的力量虽大,但是爆发力却不行,所以他攻击走的是连绵不断的路子。  吃过亏,玛格丽特不敢再和利奇硬碰,只能一沾即走,用快攻来对付利奇。  两个人顿时打得难分难解。  论招式,利奇并不占上风,玛格丽特在手中的双剑上倾注了十多年的苦功,剑招已经到了熟极而流的境地。  论速度和身法,利奇同样不占上风,玛格丽特的脚下有一层淡淡的冰气,她根本不是在走步或者跳跃,而是像溜冰一般滑来滑去,所以速度快到了极点,还异常滑溜。  论变招之灵活,利奇更是没法比,玛格丽特每次出剑全都有六式变化,每一个变化都暗藏着六种暗手,简直让人防不胜防。  以往她和人对决很少有人能够支撑过三招,就算撑过去,节奏也已经被她给打乱,最终都会输在她的手 。  可惜她碰上了利奇。  利奇才不管她的招数有多奥妙,他只要将手中的盾牌一挡,任何后招和变化全都可以破解,他只要将盾牌往前一推,玛格丽特无论如何都得躲。  不过利奇最厉害的还是他的力量和斗气,他将斗气灌注于双盾之上,如同挥舞一对开山斧一般大开大阖。  而且他的双手只要往回收,手中的两面荆棘盾会产生出一股吸力,玛格丽特的剑一旦被他吸住,就会绞入飞旋的荆棘盾之中,好几次都差一点被绞飞出去。  因为两个人的激斗,狮虎山又增添了无数创痕。  千余招过去,玛格丽特渐渐感觉情况不妙。  原本她最擅长消耗战,因为她修练的斗气阴寒而且霸道,攻击力是一等!更厉害的是她的斗气有一种渗透力,和她打的人,往往在不知不觉之中被她的斗气侵入,身体会越来越冷,动作会越来越不灵活,所以打的时间越长,对她越有利。  但是利奇偏偏不吃这一套,因为他能反弹攻击。  这样一来,胜负就要看谁的斗气更加绵长持久了。  玛格丽特的斗气并不以此见长,虽然她看不出利奇修练的是哪种斗气,但是防御者耐力持久是非常有名的。  她有一种预感,自己有可能会败下阵来。  只要一想起决斗前的承诺、只要一想到落败后的凄惨,她就不由得焦躁起来。  突然间她的双剑同时一挺,速度一下子又加快了许多,眼看着双剑就要和利奇左手的盾牌撞上的时候,她的身体猛地一折,紧贴着地面,双剑朝着利奇横扫了过来。  这招已经形同拼命,如果此刻旁边有仲裁者,肯定会上前将她挡下,并且因为她运用禁招而宣布她失败。  可惜此刻没有这样一位仲裁者在一旁,那些旁观的同龄骑士也限本良有这个实力将两个人分开。  就在千钧一髮之际,利奇也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实力,他的双脚往后一滑,身体凭空后移一尺。刚刚躲开横扫的双剑,玛格丽特的身体再一次折转,然后凭空第三次折转,手中的双剑也闪电一般连续刺出了二十多下。  这二十多剑全都是从非常诡异的角度刺出,绝对让人防不胜防。  可惜利奇同样也有绝招,只见他双臂、双肘合拢,四面荆棘盾顿时连成一片,如同铜墙铁壁一般。  只听到当当两声震响,剑和盾撞在一起。  玛格丽特原本就身体淩空根本没有着力的地方,一下子就被震飞了出去。  还没等她落到地上,就感觉到两只脚被抓住了,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,她被重重地摔在地上。  不过这只是开始,刚砸在地上,她又被拎着脚抛飞了起来,还来不及反应,就又是一阵天旋地转。  这......次她被摔得更狠,脸朝下直接砸在地上......  要不是有头盔护着,恐怕就毁容了。  还来不及挣扎,玛格丽特就感觉双手被反扣了起来,背上还被一只脚重重踩着。  "胜负已分,这下你没话说了吧。"利奇卸掉玛格丽特手中的双剑。  倒持着双剑,利奇猛地插了下去,两把剑连着玛格丽特的头盔,深深插入了土 。  玛格丽特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,此刻的她,心如同死了一般。